叁川银绣

冰雪有神,日落月沉。

第一次见你
透过虚幻的信仰
一串字迹

后来
说起你
是牧师的冷笑
暖暖雾气

霾挡了天
我疲惫的睡去
梦里有
魔鬼游行队

某一天
突然抬起眼
就这夜里的灯
看见你
隔着灰罩子
在星星上面
你笑
等着晨曦

星星的一角光辉

我是虚的那一部分
亦或是
燃尽的柴堆里
所剩无几的烟味

风吹来城镇的花香
我深知
那花,绝非我手所栽

夜的孩子,守着夜
将面包赠与旅者
旅者饱餐
把金币喂给溪水寒流

言,不言
守,也可以
不守

水妖小姐的第四个随缘小故事

火焰的燥热迟迟没有退去,我看见远远的星空。

这一次,我站在一栋雄伟建筑的楼顶,远处,是熊熊燃烧的烈火。

然后,楼塌了。

在我就要跌入废墟的一瞬,有人拉住了我,他把我抱上一张飞翔的魔毯然后鞠躬行礼。

“我来迟了,公主殿下。”

“哦,没事的。”

公主啊?

从这里跳下去应该就可以死透了。我平静又期待地望着远处的红光,谁知道我为什么莫名其妙就变成了哪个国家的公主。

“公主殿下,我知道您在想什么。”

“是吗?”

“您想跳下去。”

空气瞬间凝结了。

他悄悄走到我背后,吻上我的发。

“这个国家需要你,我也需要你。”

我不做声。

“我早已深深爱上您了,亲爱的公主殿下。”

恶心至极。

我回头甩了他一巴掌,从飞毯上一跃而下。

再见了,快点结束吧。


水妖小姐(一二三打包)——这次的新坑是玛丽苏哦

我一个人,悄悄逃了出来。
从我生活了很多年的这个世界逃走。
夏天还没有真的到来,夜风一阵阵冷。我裹了件黑色的大衣,藏进了一样漆黑的夜里
天上看不见星星,只有生铁般的月亮。可是月亮,又知道些什么?我就一直跑,把痛苦都甩在身后。街上有恶鬼追着我,他们来自街灯,来自人潮,还有一些从没有打烊的饭馆里跑出来。我一直跑,拖着疲惫的身子跑向终结的那一处。
夜不那么冷了,我头上出了汗。
河边,月亮在看着我。

水是黑的,就像没有星星的夜空一样黑。
我站上石墩,感觉自己变成了轻盈优美的什么人。幕布在眼前展开,穿过一潭黑水,那面有无数观众在期待着我的表演。抬头看着天,那么黑,那么大,我实在太小了,我必须抬着头看它才行。月亮也在天上,但是月亮不看我了,它不在乎我属于这边还是河水那边,反正它是月亮。

多希望有个人追过来,留留我,或者送送我。可是街突然那么冷清,一个人都没有。我不会出现在他们梦里,这些做梦的人,不喜欢黑黑的河水。

我掉了进去,掉进水下冤魂的怀里。 

 

 

水里那么冷,我变得那么轻。

后来,有浅浅的光顺着水流的方向滑落,像是下雪一样。我慢慢睡着了。

在我睡着的时候,不知发生了什么。我大概是真的来到了河底的另一个世界,就在那一轮无情月亮的注视之下,离开了曾经黑漆漆的生活吧。

在新世界的光辉里,我扑进一个温柔的怀抱。

 

是河堤。

 

我刚才做梦了吗?

生命是奇妙的,好像有人这么说过。冰凉的水附着在我身上,冷的肉疼。

有什么和我一样冰冷的东西,贴着我。

想要抬起头看看我在哪,可是身体完全不能动弹。远处好像有火光,不,不是远处,我能感觉到些许温热。

啊,大概是真的有人抱着我吧,是人类吗?

好累啊,我不是死了吗?

朦朦胧胧的,我真的要累死了,没错,就是有一个人抱着我。

我不是死了吗???

 

突然,一切疲惫都消失了。我猛的挣脱了那个怀抱,身上还在滴水,可已经没了凉意。

一个白衣男子平静地注视着我。

他不说话,我也不知该说什么。

“你把我从河里捞上来的?”

“在下路过的时候,你就在岸上了。”

“哦…”

我这才看清,这人蒙着脸,看不清五官。

“你是谁?”

“我啊,是一个爱你的人。”

“我们认识吗?”

那人却突然消失了,只留下我,还有月亮。

 

我再次跃入水中。

 

花香。

睁开眼睛,我置身一片花田。

身体还是不能动,微风拂过身体,有树叶抖动的声音。

我好像变成一棵树了。

忽然,一位少年悄悄来到树下。他在柔软的草叶上躺下,好像要午睡。我无事可做,就开始细细端详他的面孔。

真是漂亮的人。

后来,我和他一起睡着了。

醒来时,少年倚靠着树干,他一个人在喃喃自语些什么。

“…反正,我已经只有你了。”

他吻了吻树干,起身离开。

我又死了,那天晚上的雨很大,我被一道闪电劈重。

这次我是真的死了吧。


守着灯,夜被隔在窗帘外
垂着眼,凉意亲吻我的肩

已没有了诗
或是含着笑意的眸子
我只想
跌进暖融融的地狱

连号哭的魂
也拧不出一滴泪来
剩下了心的空壳
裹着
翻腾的酸

后来
麻木了星星的梦

终于
割去了肉
流干了血

没有星星

午夜的操场上
传来少年的歌
在远方

我们席地而坐
把昨天抛给星尘

黑也不是黑
月下有白色的阴谋

阴谋消散
消散在
她疲惫的嘴角

宝剑先生的微笑

要记着
别去羡慕你不想去羡慕的
要记着
骑上黑色的战马
捧起熠熠生光的星币

前路漫漫
那是未知的终点
不要为他人的花朵
咽下自我的种子

以心灵的泉水
盛满前行的圣杯
孤独的旅者与所罗门的灯
魔术的法杖贯穿天地

大地长出葡萄藤
母亲躺在麦田里

这里有一封参赛者的信件,请您查收。

凹凸乙女

帮朋友忙才写出来的产物

OOC致歉


安迷修

 

美丽的小姐,您好。

我是您的骑士,安迷修。

能寄出这样一封信我真的感到十分的幸运了,因为凹凸大赛每天都充满了杀戮的气息,我虽有自己的目标,却也不能违背道义不去拯救那些被欺凌的弱者,实在十分疲惫。没办法,这就是骑士的宿命。不,给您写信怎么能自我陶醉的抱怨起来了,总之,在这样的日常中能通过信件表达对一位美丽又美好的小姐的爱意,在下真的感激不尽。

希望您带着正义的爱用心生活,一定要对自己好一些,我虽然不能真的穿过次元壁来到您身边守护您,但是我的精神,永远在这个宇宙中默默爱着您。

 

您的骑士安迷修。

 

格瑞

陌生人,你好。

如果不是金拉着我写信,我是不会写的。但若是写给你,似乎也有写一写的意义。

一直以来,我都很困惑爱是什么,也不知道为什么你会喜欢根本不在同一个次元的我,但是在参加凹凸大赛的那一刻,这个问题似乎已经不重要了。

我担心这封信令你失望,因为我不是想象中那么擅长谈情说爱的人,我或许就像寒冰湖一样,冷的让人发颤。可是如果你愿意继续喜欢我,我也愿意试试看,如果我明天还能在大赛中活下去,我会试试看,也一样爱着你。

我在寻找一些答案,而你,说不定就是我的另一个答案。

 

 雷狮

你好啊,小老鼠。

不知道是谁有这种福分收到本大爷的信,还是跨次元寄来的,想必你一定开心的不得了吧?喂,谁允许你擅自变成粉红色了?快给我恢复正常!

还没见过你,不知道你是个什么样的人,什么样都好,既然是本大爷的粉丝,就破例对你宽容一点吧。不过有一点要提醒你,不要做那种冒着甜腻泡泡的小姑娘的梦,我是不会像你们那个次元的某些同人中那样宠你的,要得到本大爷的爱啊,你不认真生活可不行,明白吗?

不过,要求太高恐怕你也做不到,无所谓,照顾好自己,等我赢了凹凸大赛,就让创世神把次元壁破开,等着我吧。

 

嘉德罗斯

渣渣,你好。

雷德和祖玛都跟我说,这样称呼自己的粉丝是不对的,但是渣渣就是渣渣,在我面前,你有什么资格趾高气扬吗。

明明是个渣渣,却可以在隔壁次元过和平的日子,创世神真是不公平。但是也好,活在没有打打杀杀的世界,你才能有精力关注我,我也不至于某一天发现你已经挂掉了。

你不知道我九岁吗?你九岁的时候能写这么多字儿吗?

戚,渣渣就是渣渣。

 

卡米尔

小姐,您好。

我是卡米尔。

第一次给隔壁次元写信,感觉很神奇,不过还是谨慎些好,万一让您伤心就不好了。

我在雷狮大哥身边一切都好,你也要好好照顾自己。

我们没有必要把很多话说透,我相信您是明白的,关于您的世界我也有诸多不懂的地方,还请多包涵。在这样危险的凹凸大赛中,能够被一位美好的小姐喜欢着,我感到很荣欣,真抱歉,不能穿过次元壁去认识您。

请连同我那份一起爱着自己吧。



【王喻】童话paro海的女儿(1)

王喻/童话paro海的女儿

很久不写文的复建产物

OOC注意!!

人鱼:喻文州

王子:王杰希

想要小红心小蓝手还想求关注x

 

很久很久以前,在海的最深处,居住着人鱼一族。海王,也就是人鱼们的国王,有六个美丽的儿女,其中,当属小女儿最美丽最动人。但她不是这个故事的主人公,我们要讲的,是这六个小人鱼中,最不幸的那一个。

这只不幸的小人鱼是个温柔的男孩子,但是,他的鱼鳍生来就薄而残缺,所以行动不如其他兄弟姐妹敏捷。这些小人鱼有一个老祖母,老祖母有时会给他们讲海上面那些新奇的故事,人鱼们都对那神秘的世界充满了向往。所以,不幸的小人鱼早早就下定决心,一定要去海面上的世界看看,看看那究竟是怎样一种风景。

十五岁的时候,人鱼们就被允许游到海面了,我们的小人鱼也不例外。虽然他经常被兄弟们嘲笑,但他还是拼命地练习,现在,他的力量和平稳不比任何一条健全的人鱼差,他终于可以看一看梦寐以求的海上世界了。

那天,他顺着黎明的第一抹光向上漂浮,一直上升,伴着越来越明亮的海水接近他梦中的世界,鱼儿伴着他,海浪推着他,他是那么快乐,就一直向上,向上……

海面是一望无际的蓝。

远处,浅黄的沙滩上,有一座白色的宫殿。

小人鱼睁大了眼,仔细看着美丽的世界。他游来游去,时而靠近岸边,时而朝向更远的大海沉浮,他对这一切恋恋不舍,一直到夜幕降临。

海面上开来了一艘人类的船。

黑色的庞然大物上传来喧嚣的庆祝声,小人鱼赶紧躲了起来,但是强烈的好奇心促使他一直潜伏在船的周围,他探出身体向甲板上张望——人们穿着奇怪的服饰走来走去,手里拿着各样的杯子和食物,有些人满面红光,似乎已经喝醉了。

只有一个人,没有融入喧闹的庆祝。他面目冷峻,直直望着海面,目光仿佛要穿透海水,直看到波涛下面的一切。有那么一瞬间,小人鱼以为他发现自己了,便赶紧游到别处,可是定神一看,这人还是望着刚才那处,难道他没看到自己吗?

这人看着海水,小人鱼看着他。

他真漂亮,光洁的皮肤上有高挺的鼻子和深邃的眼睛,就算只是静静站着也像一尊出自名家之手的雕塑艺术品,还有微微卷曲的发,笔直修长的腿。啊,对啊,腿,小人鱼多希望自己也有他这样的腿。

他看着他,心跳愈发急促。

正出神时,他身旁走来一位靓丽的美女,这女子亲昵地凑到他耳边说着什么,满脸都是幸福。他看看这女子,露出了温柔的笑意,揽过女子的腰走到一旁了。

小人鱼感到莫名的失落,他突然想起祖母讲起的一个故事,那也是他们人鱼一族的一个故事,说是有一只小美人鱼在十五岁时来到海面,也像自己这样看到了一艘人类的船,只是那天,暴风雨来了,船被卷到海中,小美人鱼救了船上的一位王子,然后怎样怎样怎样最后和他一起幸福的生活在了一起的故事。

今晚要是也有暴风雨就好了,小人鱼心想。

 

可是暴风雨没有来,一直到人类的船开走了,安全地回到了岸上,海面还是风平浪静。

小人鱼感到非常疲惫,他心里好像塞了什么东西,十分难受。

他回到家,蒙头大睡,一直睡了不知几天,家人都以为他病了。只有他自己知道,他确实病了,他好像爱上了那个陌生的男人,那是谁呢?他为什么会出现在甲板上?他为什么那么美?可是,他是人类,自己是人鱼,不可能在一起的吧?不,祖母的故事里,小美人鱼不就和喜欢的人在一起了吗?为什么自己不可以?

小人鱼找到了海妖,也许海妖可以把他变成人类。

 

“你想变成人类?”海妖十分鄙夷地瞥了瞥这个瘦弱的小人鱼。

“我想变成人类。”小人鱼十分坚定。

“啧,也不是不行…”

“那?”

“你要拿珍贵的东西来换!”

“珍贵的东西?”

小人鱼有不好的预感。

“比如,你可爱的小眼睛。”

海妖百无聊赖地凑近了他,露出一个猥琐的笑容。

“我,我的,心,可以吗?”

“你可真是太可爱了,我的小宝贝。”

海妖嗤嗤笑了起来。

 

小人鱼把心留给了海妖,他乘着巨大的气泡上升,一直来到海面,被送上沙滩。


好奇怪,小人鱼看着自己的两条腿。

这是洁白修长的腿,但是瘦弱无力,他试着站起来,走起来却摇摇晃晃。

路过王子发现了他,把他带回了自己的宫殿。

 

tbc


今天份儿的白日梦

吃过午饭后,我懒洋洋地往沙发里一瘫,怀里是软乎乎的抱枕,腿边还有团成肉球的小猫。
对面小学下课了,孩子们成群结队吵着嚷着涌出校门,嘈杂的声音隐约隔在了玻璃外面,而阳光能射进屋里来,又在地板留下一片阴凉。
这样的中午,能这样昏睡过去,真好啊。